最后一盒木瓜奶

喜欢被评论的俗人

吃all福且天雷福攻 尤其是福猹 请别跟我讨论谢谢🙏🏻

【焰圆】circle

*非常ooc

*平行世界

*如有bug请温柔地忽略它

*不逆的焰圆kira☆



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这便是晓美焰在病痛中辗转反侧了7年的苟存之地。

有人说生命就是挂在时间的峭壁上的钩子,另一侧挂着人类的躯壳。随着时间的流逝,躯壳与思想的成长让负重不可逆转地缓慢增加,直至钩子悄然断裂。晓美焰觉得在做这些钩子的质检时,上帝打了个小小的瞌睡,于是让她的歪歪扭扭的、劣质的钩子逃过了一劫,被匆匆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输液瓶静静悬挂着,一动不动,像某种死去鸟类的尸体。红药水顺着狭长的塑料管,滴滴答答注入她青色的血管。为了照顾她早已不堪重负的心脏,这个过程进行的很慢。


尽管晓美焰才醒来不久,但此时她又感到无比困倦。在意识模糊中她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一个珍爱的洋娃娃,是她从家旁边脏乱的垃圾堆中翻出来的。它的模样很怪异,脏兮兮的身体上接着细脚伶仃的四肢,细短的脖子上顶着大大的脑袋,上面歪戴这一顶破烂的巫女帽。因此晓美焰叫它胡桃夹子。在她除了贫苦一无所有的童年里,胡桃夹子是她唯一的朋友,也是她唯一的私有财产。

她本应该一辈子待在脏乱的贫民窟里,几乎连生命的终结都早已被决定,无非是饿死在垃圾堆旁;或者身上盖着油腻腻的破布,直到尸体发臭才会被人发现病死在了陋屋里。然而她的命运被改变了,自从她与素不相识的父亲相遇。


7岁的晓美焰怯生生地抱紧胡桃夹子,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眼前从头发丝到锃亮的皮鞋都与脏乱气息格格不入的陌生男人。男人温言软语地讨好晓美焰,却只换来女孩后退两步转身就跑。男人少的可怜的耐心终是被消磨殆尽,不耐烦地一挥手,两个保镖就上前轻易地把小女孩抓了回来。

晓美焰恐惧而嘶声力竭地尖叫着,瘦弱的四肢在空中挥舞。胡桃夹子在撕扯中断成两截,大大的头和小小的身子在肮脏的水泥地上飞快滚落,雪白的棉絮像鲜血一样从断口飞溅而出,落了一地狼藉。

直到很久以后她才知道,自己是父亲在红灯区留下的野种。


那回忆太过沉重,重得意识一个劲地往下落,最终沉入深不见底的黑暗。


*

响晴天。晓美焰特地让护士打开窗,阳光轻巧地落在阳台上,连空气都是暖洋洋的,散发着一股想让人打喷嚏的懒散。晓美焰的精神也好了许多,勉强能够下床走动。不过很快她就被值班护士勒令乖乖地躺回床上。


窗外的白桦生得棵棵挺拔,洁白笔直的树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橄榄绿的叶片被镀上一层金边,在枝头摇晃着,飘然欲飞;光透过间隙,在草地上落下一块块金斑。晓美焰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略带暖意地空气,然后睁开双眼------


粉的几乎透明地长发柔顺地微微被风拂动,金曈的少女漂浮在半空,所有的光似乎已被她吞噬,她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焦点。她微微俯身,脸上浮现着博爱一切的神才会拥有的笑容,好像要轻抚晓美焰苍白的脸颊。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了少女身后巨大而洁白的羽翼。

无边无际的温暖从少女手中倾撒,晓美焰几乎有种落泪的冲动。

你是……晓美焰嘴唇翕动着,却悄然吐出了她早已知晓的答案。声音低得像是满足的喟叹------“神。”


在紫罗兰色双眸的注视下,全知全能的神开口了,

“初次见面,焰。我是你的……死神。”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