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盒木瓜奶

喜欢被评论的俗人

吃all福且天雷福攻 尤其是福猹 请别跟我讨论谢谢🙏🏻

Anemone Heart

南小鸟有一个秘密。

她曾经在放学后的空荡荡的教室里,在黑板上写下“南小鸟”和“园田海未”,然后揣着一颗砰砰跳着的心,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地在两个名字中间画下小伞,却立刻擦掉,忍不住满心的甜蜜和喜悦笑起来。也曾经在排练时偷偷地试图延长她紧紧握住海未手的时间,海未的体温一向偏低,微凉的温度混着微热的细汗,透过两人交握的手传递,微妙的鼓动就顺着手臂流到了心脏里。

南小鸟有一个秘密,一个对最好的发小都不能提起的秘密。

*

昏黄的日光爬进教室,在木地板上拉起长长的影子。小鸟挎上单肩包正要走,海未突然在身后叫住她。

小鸟疑惑地转头,看见海未有些犹豫的脸。海未撩起耳边的碎发,斟酌着开口,“小鸟,晚上……要去我家吗?”

小鸟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海未一看她的表情连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想邀请你到我家一起写歌词!”

“很快就要开下一次的live了,真姬已经编好了曲,本来想着今天把歌词写完,可是穗乃果说晚上要看店没空,所以……”海未的声音越说越小,大概她觉得这样的要求太无理了。

南小鸟看着她。海未留在地板上的纤长的、轮廓不太清晰的影子,小鸟悄悄地踩住了它。

“可以呀。”

你被抓到了,再也不能跑了喔。

小鸟长吁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笔,已经是凌晨了。在她和海未一起讨论和修改期间,海未竟然支撑不住趴倒睡着了,最后还是小鸟替她收了尾。小鸟几乎可以想象到明天海未向她愧疚道歉时的表情和语气。

她撑着头看身边人的睡颜,海未的睡相跟本人一样,没有乱动,也不打呼噜不流口水,只有平稳而轻柔的鼻息才能证明她睡着了。深蓝的发丝顺从地附着在少女弧度柔和的肩,平日里流动的金色双眼被掩盖,睫毛长而卷曲地蜷缩在眼睑处。

小鸟轻轻吻上她光洁白皙的额头。

*

转眼间已经到了3月14日,又是一年动物求偶的季节。

小鸟一进教室就看到自己的桌肚被满满当当塞着巧克力,桌上也堆起了一座巧克力小山。小鸟已经习以为常,哈哈苦笑着摇头。

海未也收到了不少巧克力,不过看她无奈的表情估计更多的是来自女孩子。而她也会是那些女孩子的一个。

没错,小鸟紧张地捏了捏书包里的巧克力盒,她今天要和海未坦白自己的心意。

虽然可能会失败,但是不去做是不行的吧。

小鸟勉强从爱慕者中挤出一条路,恰好看见海未想在女孩子们围上来之前偷偷跑掉,她赶忙叫住海未,“一起跑呀!”

接下来的十分钟内,她们与敌人斗智斗勇、计算周旋,终于从重重包围中杀出一条生路。女孩们翻过围墙,筋疲力尽地倒在学院后面的草坪上,她们手拉着手,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却同时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小鸟说那些人真可怕。海未说没办法,当了偶像就知名了很多,最近连外校的人都有了。小鸟笑说那是因为海未太可爱了。海未没有说话,她嗔怪地看了一眼小鸟,脸颊染上了微红。

她们之间保持了很长一段沉默,谁也不肯先开口。

小鸟问道,“海未,可以……”邀请你去我家吗?

话被突如其来的铃声打断了。海未说了一句失礼,拿出手机。从小鸟的角度可以看见她的表情,就像积雪被阳光融化,露出被层层叠叠裹着的晴天。

接着海未收起手机半坐起来,“穗乃果叫我去她家一起写作业,真是的,总是这么任性,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虽然嘴上数落着,但小鸟分明看到了无奈和包容。

“抱歉小鸟,我要走了。”

“快点去吧,去晚了穗乃果可要埋怨了呀。”

“等等,海未!”

海未疑惑地转头看她。她从书包里拿出一盒包装的很精致的巧克力,递给海未。“这是……义理巧克力呦。海未,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喔?”

海未少见地露出笑容,也抽出一盒巧克力,“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最好的朋友,小鸟。”

小鸟也跟着笑起来,挥手。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路旁没有路灯,黑漆漆的一条小路看不见人,也看不见影子。

小鸟等了很久,等到看不见海未背影后很久很久,她才敢小声说出口:“我喜欢你。”

说这句话花了她太多力气,她突然感到太过疲惫,疲惫到没有力气哪怕动一动脚,疲惫到小鸟慢慢地,慢慢地蹲下,把脸埋进臂弯里。那些没能说出口的话,最后从指缝溢出,顺着下巴滴在脚下的草地,濡湿出一块块深色。

我就在这里,请你注视着我。

对于园田海未来说,高坂穗乃果和南小鸟是一样重要的人,但在另一个天平上,高坂穗乃果的重量远远压过了她。她终于意识到,踩影子终究是小孩子的游戏,她抓住的终究只是影子。

南小鸟有一个秘密,曾经。

end
感谢忍受渣文笔看到这里……我试图腌自己的腿肉 希望几个月后可以拿出来次x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