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盒木瓜奶

喜欢被评论的俗人

吃all福且天雷福攻 尤其是福猹 请别跟我讨论谢谢🙏🏻

无果

*小学生文笔,十分ooc

*腥风血雨小妖精ladylu

*是段子


老e推开酒吧的门,开的很足的冷气扑面而来,他环视一周,果不其然在吧台边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那人正勾着黑发红瞳的调酒师的下巴说着些什么,对方看起来年纪不大,估计是新来的,脸红的像个苹果。


走的近了,老e听见那青年结结巴巴的声音“请您放……放手,我我我还在工作……”青年害羞的模样让人看了觉得可爱,那人暧昧不明地笑起来,直接勾着对方的脖子帮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老e有点看不下去,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夫人。”对方转头看着他,困惑地眨眨眼:“你是……麦扣?大pi?不对不对……”,他真的是喝高了,旁边七零八落的空酒瓶少说也有五六个。

“夫人你喝多了。”他懒得去想那一个个陌生的名字又是哪些人,只是一手拉起陆夫人的胳膊搭在肩上,另一只手箍着他的腰避免他滑下去。陆夫人嘿嘿傻笑着,趴在老e肩膀上打了个酒嗝。


调酒师明显松了口气,整理了一下凌乱的领口和袖口,其间还还偷偷多看了陆夫人几眼。

 


把陆夫人连扶带拽地弄回家已经是凌晨了,除去那张脸夫人也是货真价实的东北汉子,当然不可能轻松。老e推开房门,把对方连同自己摔在床上,扯开床头的被子盖在两人身上,累得几乎一闭眼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陆夫人就醒了。宿醉留下的后遗症分外明显,头疼的像要裂开,视野里的一切都模糊不清,看得不真切。

嗓子干得冒烟,陆夫人舔舔嘴唇准备起来找水喝,水杯就已经被递到了面前。

“……老e?”陆夫人道了谢,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头还是痛的不行,陆夫人开始翻找自己的手机给上司请假。“不用了,”老e说,“我帮你请过假,你好好休息。”

陆夫人愣了好久,有些惊讶地感叹,“…老e你有时候真他妈的帅!要是你的粉丝看到保不准就被你苏晕过去。”一边说着乖乖躺下盖上辈子。


老e笑起来,陆夫人跟着一起笑,笑着笑着就是一阵猛烈的咳嗽,老e眼疾手快地扶他半坐起来帮他顺背。




老e拿起挂在门边咖啡色风衣穿上,推开门准备去上班。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陆夫人,一听门落锁的声音立刻睁开双眼,有点困难地翻身下床。

他是部门的总经理,每天要处理的事很多,陆夫人实在无法安心地躺在床上睡大觉。况且自己部门的那群小兔崽子,一天不盯着就上房揭瓦,一个比一个蹿。也就是pi还让他省心。


十分钟后,陆夫人穿戴整齐,开门走了出去。




一路上和员工打着招呼,陆夫人径直上了五楼。一进办公室就看见pi冲他招呼,“夫人你怎么才来,我还想着你去哪里浪了连新人都不来接……”


新人?

陆夫人愣了一下。他完全不知道有这回事。

没等他再说什么话,pi就把一个人拉了过来,“夫人你看,这是今天刚到的小绝。”


小绝的黑色短发温顺服帖地垂下,亮红的眼睛藏在红框眼镜后面湿漉漉的像小狗一样,配上发间一对不是抖动几下的狗耳朵,让毛绒控的陆夫人一下子好感度加满。


等等……这个新人……怎么有点眼熟……

陆夫人摇摇头把念头甩掉,特征这么明显的人,如果他见过怎么可能没有印象。


陆夫人笑着走近小绝,“欢迎,小绝。我是陆之遥,叫我陆夫人也行。以后不用把我当作上司看待,”“要当作麻麻看待。”pi突然插嘴。

陆夫人白了他一眼继续说,“把我当朋友就好。”


小绝看起来被吓到了,而且吓的不轻。他惊疑不定地上下看着陆夫人,好像他是个外星人。

陆夫人以为他是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也没有太过在意。他向小绝伸出右手。


小绝打量了他好一会。似乎确定了什么东西之后,他才敢握住陆夫人的手,一触即分。

“夫人你好,我是小绝。”



陆夫人看了看邻座的小绝,再回头看自己的电脑,又忍不住看了看小绝。来回反复几次后他终于开口了:“小绝。”

小绝转头看他,“什么?”

陆夫人摆了摆手示意他过来。小绝不明所以,却还是乖乖地走过来。

“小绝,低点头。”小绝很乖地照做,侧着耳朵听夫人接下来的话。


然后夫人揉了揉他头上的狗耳朵。


小绝呆住了,一时间竟然没能做出什么反应。


然后夫人一扯。


“呜嗷嗷嗷嗷!!!!”

小绝一下子往后跳了老远。他一边捂住头上的耳朵一边如临大敌地看着陆夫人,“你你你,你干什么……!!”


旁边全程偷看的pi捂着嘴哧哧地笑,粉色的呆毛也跟着一跳一跳。

陆夫人没回答小绝,只是若有所思“原来狗耳朵是真的啊。”


小绝觉得有点跟不上眼前人的脑回路。不可以来问问他吗?亲自动手是闹哪样!

再想到昨天晚上的事,小绝认为陆夫人绝逼是故意。

“你有尾巴吗?”陆夫人问。

小绝光速摇头。

陆夫人有点失望。“噢……真的没有吗?”一副想脱下他裤子仔细看看的样子让他背后发冷,摇头幅度顿时更大了。

pi十分不合时宜地插嘴道,“夫人以前可是江湖人称陆扒衣哦~”


陆夫人又白了他一眼。“去你的pi,都是因为你还好意思说。”

pi笑的更开心了。


tbc【或许是end 我不知道这东西有没有后续


评论(6)

热度(45)